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洪波书法博客

研习书法,以书会友,以书惠友。谢绝无偿索字 感谢各位朋友光临!

 
 
 

日志

 
 
关于我

吕洪波,自署姑余墨人,墨香斋主。自幼喜欢书法,教学之余与翰墨结缘,作品获94纪念甲午战争百周年全国硬笔书法大赛三等奖,97迎香港回归“华夏杯”全国书法大赛三等奖09年文登市硬笔书法大赛一等奖,2011年获全国安全生产书画展入围。2016年书法入展威海市庆祝建党95周年书法大展,获文登庆祝建党95周年书画诗词展书法金奖,诗词金奖,获得“蓝莓之酵杯”山东省2016年度中小学教师书法篆刻大赛优秀奖。书法作品参加中韩书法交流展。系威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威海市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文登市硬笔书法家协会理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和陕北书法家崔殿龙先生聊书法  

2016-05-15 20:07:52|  分类: 书法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涛拍山城(郭有生)《和陕北书法家崔殿龙先生聊书法》

和陕北书法家崔殿龙先生聊书法

郭有生

 

好久不见陕北书法家崔殿龙先生了,这次回佳县专门拜访了他,期间自然聊到了书法。

他对书法总是有独到而深刻的认识,让我听后久久回味。

我们聊到了书法的含蓄,虽然我曾写过一本《艺术含蓄学》,但该怎样理解书法的含蓄,还是糊里糊涂。艺术中的含蓄,最基本的特点是半藏半露,那书法是怎样藏怎样露的呢?崔殿龙先生认为,有些书法作品,看起来质朴无华,甚至你会感到有些丑拙,粗看自然人们似乎会感到没什么,但仔细看来却发现其中“藏”着丰富的美学趣味和艺术内涵,这就是书法最常见的含蓄现象,是露朴藏华,有道是形有尽而意无穷,或者说绚烂藏于平淡之中。

这和其它艺术是有相同之处,比如山药蛋派的代表人物赵树理的小说,也是在质朴的语言中蕴含着丰富的意蕴。再如陕北民歌,看似大白话,但也让人咀嚼不尽,像我收集整理的《是晴是雨和妹妹一搭里走》:“燃黄蒿遇到圪针林,越烧越旺咱俩难再分。/百灵灵歇在桃花花上,和妹妹啦话石凳凳香。/牛背后和妹妹偷的亲了个嘴,明天的日子神仙一样美。/窗格格上月亮抹上了蜜,面对面睡觉还想你!/看着太阳举起了酒,是晴是雨和妹妹一搭里走。”

古人对书法的含蓄,有深刻的认识,张怀瑾在《书议》中说:“玄妙之意,出于物类之表;幽深之理,伏于杳冥之间;岂常情之所能言,世智之所能测。非有独闻之听,独见之明,不可议无声之音,无形之相。”王羲之在《自论书》中也说:“顷得书,意转深,点画之间皆有意,自有言所不尽。得其妙者,事事皆然。”其实,书法不是也讲究形神兼备吗?我想书法的“形”具有抽象性,而所蕴含的“神”往往藏而不露,因此可以说含蓄是书法艺术的一种基本特点。

比如看湖湘简牍,沃新华分析认为,祝融是楚人的先祖,而祝融音通“丰隆”,都是雷声的摹声词,楚人以祝融为雷神,“他的形象都是由缭绕回环的曲线组成的”;楚人部族的图腾是凰鸟,“在凰鸟的冠、翅及尾上缀以花卉、穗禾和叶蔓等,所有这些图饰和花纹都是用夸张圆曲的线条来表现的” “《墨子·兼爱中》说:‘昔者楚灵王好士细腰,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肱息然后带,扶墙然后起。’楚人以苗条纤柔为美,与之相应,他们的各种艺术无不体现着这样的审美观念,比如乐舞,《楚辞·九歌》的描写是‘偃蹇’和‘连蜷’,上海博物馆藏品刻纹燕乐画像椭杯上的舞人形象一是袖长,二是体弯,极富曲线律动之美”;而且各种装饰图案中的纹饰,也都是柔美的曲线。(见沃新华《湖湘简牍书法研究》)这楚地是南方,而这圆曲之线寓情于湖湘简牍中,就含蓄的表现了楚人的温文尔雅、气柔性和的性格,和北方人的粗犷豪放、雄强不羁自是不同。

 

他很健谈,也说到书法的蓄势。他说,蓄势就是为了突出某种审美因素而做的一种铺垫,这种铺垫往往从对立的角度着眼,比如为了突出笔法的“刚”而从“柔”来铺垫,这就是在蓄势。清代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编》中说:将欲作结密郁塞,必先之以疏落点缀;将作平远舒徐,必先之以显拔陡绝;将欲之虚灭,必先之以充实;将欲幽邃,必先之以显爽。也是,书画一理,再看看其它艺术,我们对此会有更深刻的认识。左慧青在《文学写作的蓄势艺术》一文的“摘要”中就说:“诗歌、散文写作运用蓄势,能增强抒发情感的力度和感人的强度;小说、戏剧写作运用蓄势,能使故事情节悬念迭起,引人入胜。蓄势技法一般由两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积蓄,力求力量之足;第二部分是喷发或急转,力求气势之壮或出人意料。”我们往往认为前者是蓄势,后者是决势,蓄势就像筑坝聚水,决势就像开闸水奔,不蓄势开闸水奔时就没有洪水滔天的震撼力量。这样艺术的决势部分自然更容易成为艺术的诗眼、文眼和书眼,也更容易引人注目,也更具有艺术魅力,和震撼灵魂的力量。

他很注重儒释道对书法的影响,他认为儒家的中庸之道,让书家懂得了书法对“度”的把握,比如艺术技巧应用的繁简,既不可“过”而华丽,也不可“不及”而显得粗鄙。

道家的“道法自然”,是对书法影响最大的理念,用笔当自然,结字当自然,章法当自然,一旦矫揉造作就失去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大书法家于佑任说:“我写字没有任何禁忌,执笔、展纸、坐法,一切顺乎自然……在动笔的时候,我决不因为迁就美观而违犯自然,因为自然本身就是一种美。行乎不得不行,止乎不得不止,因为自然之波澜以为波澜,乃为致文。”包世臣在《艺舟双楫》中把书法分为五品:

平和简静,遒丽天成,曰神品。 

  酝酿无迹,横直相安,曰妙品。 

  逐迹穷源,思力交至,曰能品。 

  楚调自歌,不谬风雅,曰逸品。 

墨守迹象,雅有门庭,曰佳品。 

这里的佳品,是那些死死守着书法某家某派的笔迹墨象,雅正规范,一看自属某个门庭的书作;逸品,是那些好像独自唱着楚地的曲调,有自己独特的风味,却并不失风雅,很有艺术修养的书作;能品是那些追逐传统墨迹,能够穷尽源头奥秘,神采笔力都达到前贤造诣的书作;妙品是那些奇思妙想的酝酿不露痕迹,横竖等笔画不造险冲突,处理恰当妥帖,看似平淡却蕴有绚丽,有道是绚丽之极归于平淡的书作;而唯有神品,指的是那些一派平和之气,不激不厉,既符合儒家中和之道,而且又率意沉静,遒劲妍美,有如天成,符合道法自然追求的书作。

道家还讲阴阳,书法中虚实、收放、开合等都是阴阳。胡抗美曾说:“‘一阴一阳谓之道’,阴阳就是节奏之本。节奏表现在书法艺术中,黑与白的对比,空白的板块、形状对比,黑线的轻重对比等等,在一定条件下,均可产生节奏感。”而阴阳在书作中有字中阴阳,字邻阴阳,字组阴阳。字中阴阳,是结字的艺术;字邻阴阳,是多样统一的艺术;字组阴阳,是章法的艺术。比如所谓的“一笔墨”就是追求字组阴阳,从古至今,许多书法大师都遵循着‘一笔墨’的自然规律,速度依次为快速、中速、慢速、迟速、涩速。速度反映到作品中,便是墨色的浓、淡、枯、燥的效果。”(均见胡抗美《关于草书创作的四个问题》)进一步来看,书法的阴阳双方,一般不当均衡,当一方凸出之时,必然一方寄寓性情于其中,比如方圆,方凸显时雄强峻利,圆凸显时柔润和畅。阴阳凸显之法,一是数量强化式,比如节奏——圆方方方、圆方方方,以凸出方;一是视觉强化式,比如方笔多用重笔,以凸出方,有人会说这不是让其“跳”出来了吗?是啊,就是!

 

 

佛家的禅心意识,对书写时心境的把握就很有影响,如黄庭坚诗云“山雨溪云散墨痕,松风清坐息尘根,笔端悟得真三昧,便是如来不二门”。 这正是物我两忘的那种佛家赞赏的境界。再比如无法之法,黄庭坚说:“老夫作书,本无法也,但观世间万缘,如蚊纳聚散,未尝有一事横于胸中,故不择笔墨,遇纸则书,纸尽则已,亦不计较工拙与人之品藻讥弹。”这无法之法是佛家的澄怀虚静,不被世俗的技法所束缚,没有执着之心,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无法之法才会摆脱书奴的面孔,有自己的个性。清代姚孟起有自己独到的体会,他说:“一部《金刚经》,专为众生说法,而又教人离相。学古人书,是听佛说法也。识得秦汉晋唐书法之妙,而会以自己性灵,是处处离相,得成佛道之因由也。”并且佛教对书法的审美趣味也有明显的影响,比如赞赏似乎与世无争的平和笔法,赞赏似佛家那种大度的舒展雍容的结体,赞赏空灵的章法等等。

是的,和书法智者在一起,你会感到对书法的许多问题渐渐开窍了!智者本身有大悟,你也随之深渊探骊,自当收获可喜。明代谢榛在《四溟诗话》中谈诗的悟性,书法何尝不是如此:“诗固有定体,人各有悟性。夫有一字之悟,一篇之悟,或由小以扩乎大,因著以入乎微,虽小大不同,至于浑化则一也。……若能用小而大之之法,当如行深洞中,扪壁尽处,豁然见天,则心有所主,而夺盛唐律髓,追建安古调,殊不难矣。”

 

 

                                                                                2016.01.22早修改于陕北榆林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