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吕洪波书法博客

研习书法,以书会友,以书惠友。谢绝无偿索字 感谢各位朋友光临!

 
 
 

日志

 
 
关于我

吕洪波,自署姑余墨人,墨香斋主。自幼喜欢书法,教学之余与翰墨结缘,作品获94纪念甲午战争百周年全国硬笔书法大赛三等奖,97迎香港回归“华夏杯”全国书法大赛三等奖09年文登市硬笔书法大赛一等奖,2011年获全国安全生产书画展入围。2016年书法入展威海市庆祝建党95周年书法大展,获文登庆祝建党95周年书画诗词展书法金奖,诗词金奖,获得“蓝莓之酵杯”山东省2016年度中小学教师书法篆刻大赛优秀奖。书法作品参加中韩书法交流展。系威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威海市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文登市硬笔书法家协会理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2016年05月25日  

2016-05-30 14:36:04|  分类: 书法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颂下编卷三十,续清代书法颂   G

                                             (二六)王  文  治     法    术 

 

大名王文治(1730—1802)乾隆探花,才学震世,翰墨高华。乾隆时代,声贯天涯。清代为官、一身儒雅。他是诗人、又披满书法家的彩霞,响彻了音乐家的才华。他字禹卿,号梦楼,江苏丹徒是其老家,史载其十二岁便能读诗吟词,撰写文章,才气超拔。乾隆三十五年成为探花,三年后大考第一,授翰林院编修,擢侍读,步入为官的生涯。他于乾隆二十九年(1764),出任云南临安知府,在建水通海等地留下他书写的很多碑刻对联,光耀着层层的轩厦。至今滇南一带尚有他的墨宝遗存,虽只尺片楮,民间亦视为拱璧。他的书法作品,入官府装点着宏衙。其中一幅行书中堂最为醒目,是他在临安任知府时的书法,写于绫绢之上,长135厘米,宽44厘米,精装厚裱,品相颇佳,是难得的传世珍品。二百年后,仍不失其光华。仔细欣赏这幅作品,无论从用笔到结体及章法风貌,均有浓郁的董书意味,用笔规矩而洒落,结构紧密而内敛,墨色以淡为主,着实是董其昌书法风貌的一颗奇葩。然而,专家认为,王文治忠实地秉承帖意,却无传统帖学的流转圆媚与轻滑。其书用笔转少折多,以折为主,显得果断有致,干净利落。瘦硬的笔画略带圆转之意,既妩媚动人,又俊爽豪逸,风神萧散,笔端毫尖处处流露出卓越的才情和清秀的光华。

他虽职云南知府,不久因事捐级,后乞病归民,即游食江湖,不再出仕。年未五十,即究心佛学之諦,驭世外空灵之筏。沉溺山水之美,忘情诗书之苑葩。

王昶《湖海诗传》称:禹卿尤工书,楷法河南,行书效《兰亭》、《圣教序》;入京师,士大夫多宝重之。。“今世以书名世者,北则刘相国崇和,孔主事东山,南则梁侍讲山舟,王太守梦楼,而与嘉兴周观察稚及顾晴沙,颉颃其间,殆无愧色。”。其实,王文治笈冠之年,就书名响彻遐迩,传扬着他的绮笔如霞。乾隆二十一年(1756),全魁、周煌出使琉球,作为册封之使,两位使臣仰慕王文治书名,特意邀请他随行一去,王文治欣然答应。琉球人素好书法,得知王文治是中国书法名笔,纷纷重金求书,视为至宝琼瑜,渴求无比,他在琉球挥毫泼墨,传扬中华文化,恢扬翰墨艺术之精彩,尽把大国之友谊倾洒。广得友邦热烈喝彩,益获其尊重有加。文治之书作,风靡全岛,得重金之报偿,载美誉而归华夏。

史载,当时朝鲜、日本遣使来华,专门以重金来购王文治书法,视所得为辉煌之举,感谢之情声徹天涯。其书法声名远播海外。誉洒东隅各个国家。乾隆皇帝南巡江南之际,于杭州寺庙见其书迹:《钱塘僧寺碑》,大赏爱之。招之相见,予以赏赐鼓励。由于帝之赞赏,王文治书法之声望,传遍了八垓九域。顿为士林所宝,美名刊入了史籍。至今日本很多博物馆,都收藏着王文治的书法真迹。

史载, 王文治的先人乃唐代王摩诘。他十分追念钦佩先人的为人和才气,为先人之业绩而骄傲,而激励。古今两人都是天资颖异,娴于文事诗词,少年及第之前皆游于京师,文名遍天下。憶古之摩诘,曾与琉球阿倍促麻吕有过至深的友谊,也曾向其留下了感人至深的诗作和墨迹。千年后之文治又随册封使,达之琉球交流文化,赠送墨宝,传承友谊,受到了当地官方与民间盛情的待遇。他们又都虔信佛教之教义,共同追索世外之哲理。正是唐代开辟了中日友好关系,今日文治等之行又传承加深了中日关系。虽清代以前,琉球尚不属日本,(今日按国际法也不属于日本)但他无疑在那里和许多日本人过从甚密,相以诗文唱和,书法互契,其书法艺术为日本友人甚为喜爱,于是被带往日本而去。时隔千年两端,同为朝廷高官的摩诘与文治,又同与日本结下不解之缘,成就了一段奇异的阅历。

王文治一生以书法称名于世,他对王羲之、王献之的书迹有很深的研究,谆谆的学习。行书效法《圣教序》和《兰亭序》,深浸二王神韵,而专重风神趣味。又挚爱北海笔法,倾心米芾之跌宕,沉梦其昌之潇洒。他讲求姿态缤纷,清峻绮丽。遒劲超拔。楷书深藏褚河南之身影,张即之帆筏。笔下神采犹带江上之婀娜,轻灵倜傥,字字生花。

王文治学书虽宗二王,但对颜真卿却深怀敬意。其心耿耿,其品清奇。他在《论书绝句》中写道:曾经碧海掣鲸鱼,神力苍茫运太虚。间气中兴三鼎足,杜诗韩笔与颜书并喜写颜书内容,摹写其笔迹。

他早年习书从前辈笪重光入手,受其影响颇深。他的楷书曾师从褚遂良。但钱泳却认为他是学赵孟頫董其昌的用笔,中年以后改习张即之。从王文治传世书法来看,其飘逸婉柔的点画和妩媚匀净的结体,的确透露出与笪重光、董其昌二人书法的传承关系,而线条的扁薄,更是浸染于笪氏书法的伶俐。除笪、董二人的影响外,还有一个因素不可忽视:王文治中年以后潜心禅理,对于有关佛经书法尤其关注之至。他曾收得张即之的写经墨迹,临摹学习,因此其书风与张即之、笪重光一样有用笔扁薄的技艺。

进一步分析他之书法,喜用长锋羊毫和青黑色的淡墨,以表现潇疏秀逸之神韵。这与他的天然秀逸的书风相表里,笔墨与情脈相浸相溶,而裁成了奇异的妙趣。故清代梁绍壬在《两般秋雨庵随笔》中说:“国朝刘石庵相国(刘墉)专讲魄力,王梦楼太守则专取风神,故世有浓墨宰相,淡墨探花之称誉”。钱泳亦将他与刘墉梁同书作比,认为王文治中年得张即之书迹临摹,遂入轻佻一路,如同秋娘傅粉,骨格清纤,姿态自佳,而欠庄重。此论虽取贬义,但对王文治的书风特色的譬喻,还是比较精当恰宜。这种秋娘博粉般的格调,亦可作为真伪鉴别的依据。从传世真迹来分析,王书运笔柔润,墨韵轻淡,行间布白,疏朗空灵,气格风神极其婉美,近于董其昌的书风而更加妩媚,倜傥风流的境界,可谓极致。此之特点更是作伪者难以摹袭,莫怪当时竟有天下三梁(指梁同书、梁衍、梁国治),不及江南一王的赞誉。行书作品《待月之作》《宿山寺五律诗轴》清妙妍美,俊朗疏秀,可见其深厚的晋唐功底。

其诗宗唐、宋,自成一家。姚鼐《惜抱轩集》说他努力习书,到达遗得丧,忘寒暑,穷昼夜的地步。王文治曾自谓云:忘寒暑,写昼夜,为书自娱其间随手所作行书,实饶天趣,他谦虚地说,自用己法,殊觉无味。而时下世人必以其己法为真本。观其作品之书风,缤纷灿烂,风格迥异,总其特点,激情满纸。篇篇书法,依文意而歧。运笔灵脱,墨润清丽。分间布白,疏朗秀逸。天然机巧,风神奕奕。仪态潇洒,情脉婉怡。运墨果断,刚柔有致。笔画干净利落,结体俊爽谲奇。细腻挥洒,走墨无拘。笔之起驻俏丽,画之敛拓弄奇。活泼生动,旷达帅气。既刚健婀娜,又庄雅妩靡。灵动婉转,善以侧媚取势,以墨色之变,增强作品秀逸的魅力。其字媚而不俗,柔而不弱,若风吹涟漪。超朴脱俗,风貌别具。既拥刚柔之美,又骋妩媚之丽。通篇激荡着清妙之神,儒雅之气。字字绮美,幅幅流畅淋漓。指下纵锦抒绣,盈盈才气喷逼,具有超人的素质,实乃千古之笔,清代之奇。

时下,众儒臣赞不绝口,美言恰恰。齐声曰:“文治之书,不愧笔中之探花。神髓浸融米芾华亭之美,又泛晋唐诸杰之姱。其淡笔疾挥,满篇倾其潇洒。似有激情贯毫,禅意入砚,美女簪花。劲淌着神韵缤纷之光华。”、“文治兴致勃发,泼墨于墨梅,韵致精绝,冷峭飒飒,自成一家。他音律之学囊腹,宫商之韵入诗、入书、入画。晚年书学之观,揉二王之脉,采哲思于指下,弃赵董故道,放目千年碑帖之霞。更重品格修养,以气荡墨,得书法之势,奇峻妍姹。”

王文治认为,学书画应取法乎上,忽略一般能笔。在其跋董画中说:“董香光之书与画,有明之冠,画可与鸥波抗行,令南宫让席。所以然者,皆由取法乎上,故也。他画宗董、巨,而以米家父子辅之。书法二王,北海、平原参之,旁逮唐宋一切名家,无不深参切究,”“画径出于书卷,必能深入。”此之论,实为切切之至理。王文治书画之实践,证明其绩正中其语。出书法有出奇之丽,其丹青已有骄人的造诣。他善化墨菊牡丹,各类花卉,尤精梅花,甚为得意。其梅花之姿、之意,笔抹劲秀,思致清逸,跋语脱俗,传造化之神气,领天地之禅机。              

他著有《梦楼诗集》和《快雨堂题跋》、《论书绝句三十首》等,传世书迹较多。王文治的书法理论见其《快雨堂题跋》中,与刘墉、翁方纲、梁同书并称清四大家。传世墨迹有:《快雨堂诗翰》、《跋宋拓李邕岳麓寺碑》、《剪水山房诗序》、《行书自书诗》、《终南招鹤图歌》、《快雨堂临书》、《行楷丁香馆诗翰》、《焦山诗》、《临争座位帖》以及大量诗轴和对联等。

清代有记载之书家上万人,但《辞海》在清代只选录了书家十一人,其中即有王文治。可见王氏在清代书坛上,佔友至高之席。郭尚先跋王文治真迹云:丹徒梦楼法书,天姿迥异。其高秀圆润之致,流行于楮墨间,非诸家所能及也。每于若不经意处,丰神独绝;如清水飘拂,尤得天然之趣。余尝观其结构字体,皆得意于晋人及董华亭。盖其平生多临《阁帖》、《兰亭》、《圣教》,能得其运腕之法,而传笔处古劲藏锋,似拙实巧。书家所谓古钗脚,殆谓是欤?颜平原、苏文公、米海岳皆以雄挺峭拔见长,而根底皆出于晋人。赵文敏、米海岳、董太史皆尤模规二王。梦楼太守渊源合一,故摹诸子辄得其意,而秀润之气,独时见本色。行书亦纵横排宕有致,余甚心赏。其用墨之妙,浓淡相间,更为大观矣。”郭尚又有诗赞之:“探花书法不一般,笔秃砚穿出新颜。淡墨写出真神韵,隔江遥拜梦江南。”

 郭尚先也是书法和文史研究之大家,进士出身,对王文治法书的鉴赏是别具慧眼的。他特别指出王氏精于墨韵浓淡的变化,秀逸清润,可称绝诣。无论行楷草书,或大或小,疏密长短,行款自然,饶有晋人及董太史笔意。

清史称其文才,有夺人之魅力,为文精彩出众,吟诗神韵绮丽。“天才豪纵,眉宇轩举。有国士之称”姚鼐说:“其诗少称于丹徒,长入京师,称于京师。(他)负气好奇,取尽天下异境,已成其文。”。“读先生诗,叹为古今所不易。”。袁枚评曰:“刻意推敲格调苍”。“其诗文亦为上品,细绎公诗,方知功夫之深纯,精神之绵密,细筋入骨,高唱凌云。能兼此二者,当代能有几人哉!”其梦楼诗集收录各体诗作共三十二卷1800余首。均是上乘之品。其诗题材多样,世间万事万物,都在其笔下啸吟。大体划分之,怀古抒情之作多,观景记游之作多,题跋纪事之作多。

如怀古抒情的《秋登北固山》:“画角声中牧马回,西风落日此徘徊。沉戈难得孙刘跡,载笔犹存颜谢才。江带雉城千舸舰,涧盘鸟道万楼台。东流一片苍茫意,欲向空门问劫灰。”

如观景记游的《秋日深云庵晨景》:“山间睡初觉,禽声四面来。屋藏林影暗,窗对日光开。清涧浮红叶,颓墙绣绿苔。偶逢僧汲水,抱瓮与徘徊。”

如题跋纪事诗《题快雨堂》:“三间复五架,小筑草堂成。偶得华亭榜,因传快雨名。檐花留瞑色,窗竹送秋声。更爱姚夫子,云烟笔底生。”

数百年来,对王文治之研究,奇笔至论纷纷,他之论述绝句三十首,更见其諦悟书道之深。其三十首诗如下:


 1、焦山鼎腹字如蚕,石鼓遗文笔落酣。魏晋总教传楷法,中锋先向此中参。①

2、当涂四表重元常,典午名流尽瓣香。凭他野鹜家家爱,甘雪私心赏世将。 
3
、醉本兰亭付辨才,一篇茧纸万琼瑰。菁华已向昭陵閟,宗派还从定武开。
4
、柬屏不屑独孤贤,阅世飘零总莫传。恠底虹光生颖上,石函重见永和年。

5一十三行珠琲列, 宫奴风韵不犹人。何当银烛围红袖, 半格乌丝写洛神   
6
、小字黄庭内景经,大书瘗鹤上皇铭。相傅并是神仙迹,挥洒都成鸾凤形。 
7
、书家品韵辨声微,钟褚谁凭定是非。却忆味经堂上坐,小窗风雨看灵飞。 
8
、娬媚甯徒魏郑公,河南腕底亦惊鸿。子山枯树文皇册,颠米平生学不穷。  99貌寝工书有率更,高丽贡使尽知名。几人眼见元口赞,陕刻空劳搨九成。
10
、狂素颠张艸稿工,秉胎汉晋自称雄。岂知有宋诸名辈,祧却羲之祖鲁公。  
11
、墨池笔冢任纷纷,参透书禅未易论。细取孙公书谱读,方知渠是过来人。

12、唐代何人绍晋风,括州象比右军龙。云麾墓道残碑在,万本临摹意未慵。

13、峋嵝山惟留艸树,延陵碑已失龙鸾。浯溪万丈磨厓颂,合作商彝夏敦看。

14、曾闻碧海掣鲸鱼,神力苍茫运太虚。间气古今三鼎足,杜诗韩笔与颜书。

15、虽然笔谏足千秋,争坐天尊未许俦。若把诚悬方鲁国,也如子厚拟苏州。

16、韭花一帖重璆琳,千古华亭最赏音。想见昼眠人乍起,麦光铺案写秋阴。

17、君漠落笔带春韶,玉润兰馨意欲销。心画心声原不假,党人争及万安桥      
18
、坡翁奇气本超伦,挥洒纵横欲绝尘。直到晚年师北海,更於平淡见天真。   
19
、学士苏门沾溉多,出蓝生水究难过。便将书品衡诗品,毕竟西江逊大峩。

20、鸳鸯绣出任君评,得力终身只自明。小楷蝇头空一代,谁知从幼学颜行

21、天姿淩轹未须夸,集古终能自立家。一扫二王非妄语,祗应酿蜜不留花。

22、不徒素练画秋鹰,笔态冲融似永兴。善鉴工书俱第一,宣和天子太多能。

23、狂怪余风待一砭,子昻标格故矜严。凭君噉尽红蕉蜜,无奈中边祗有甜。

24、何关燕瘦与环肥,窠臼才成意已违。承旨风流犹有憾,揭虞应等桧无讥。

25、沈家兄弟直词,簪笔俱承不次恩。端雅正宜书制诰,至今馆阁有专门。

26、吴下风华代有傅,一时文祝更翩翩。绕渠学尽钟王格,不离声闻小乘禅。

27、书家神品董华亭,楮墨空元透性灵。除却平原俱避席,同时何必说张邢。

28、衣冠楚相貌中郎,绛汝虚劳搨二王。留得先贤神韵在,前惟宝晋后鸿堂。

29、赐諡都仍文敏名,吾朝司寇继元明。纵然平淡输宗伯,多恐吴兴畏后生。

30、静海书名擅北方,清华三世接芸香。蹇驴襥被长安,犹忆亲曾见老苍

 

往期回顾历史版本王德林即王得霖     

 他并精音律、善曲、家蓄戏班,亲教家僮度曲,行无远近,必以歌伶一部自随,其辩论音律,穷极要眇,每有客至则张乐共听。穷朝暮而不倦。海内求书者岁有馈赠,率费于声伎,每日流连于花丛中。

他于音律曲谱之建树,颇用功夫,并十分丰富。在杭州崇文书院期间,曾应当地乡绅重金之聘,撰制《祝厘安乐府》九种,以迎接乾隆皇帝第五次南巡。文治十分用心,逞才华于其上,运学识达其琅琳。终于展剧本之辞藻华丽典雅,音调端正平和,剧情合情合理,音律和谐优雅之标准。天子观后,赞语频频,十分称心。再者,他奋力促成《纳书楹曲谱》和《纳书楹四梦曲谱》的出版,此二书收集了元、明以来流传的许多戏曲院本,内容十分丰富而庞杂,他进行了精细的订正校准。使曲皆有普,它是一部重要的昆曲清唱曲集。为昆曲的起源立下了功勋。

 

           (二七)  王—永

 

清朝皇室家族,无人不泼情于书,且颇具上乘功力,堪为大清文化锦绣的一株,遗墨莘莘,荟册萃书。上自顺治,下迄光绪,翰墨之艺,比比皆都。未登基为皇者,顒琰之兄永瑆,乃清代书法名家,史有高名。碑帖皆妩。其全名爱新觉罗·永瑆17521823年),字镜泉,号少厂,别号诒晋斋主人,清高宗第十一子。嘉庆四年(1800)任军机处行走,总理户部三库。同年三月,他参加了消灭以林清为首的动乱,是嘉庆时期的重要大臣。著有《听雨屋集》、《诒晋斋集》,辑刻《诒晋斋帖》。卒后谥曰

永瑆自幼酷爱书法艺术,加上客观条件得天独厚,得窥内府所藏,而自藏又甚丰富,并有高师在侧,殷勤辅助,他别无他务,十数年临池精练,用功刻苦。取法可以乎上,随意可以招呼杰笔相佐,任情检阅历代碑帖之书。故书艺之提高神速,书法名重一时。永瑆楷书学欧阳询、赵孟頫,小楷出入晋唐,二王精墨,写的娴熟。金宋元明,纷纷才子之字,都是他笔下宽阔之途。他采千帖之精,万卷之美,兰亭启程,醴泉矩步,苏黄米蔡,为其添妩。孟頫秀笔为其明烛。故其深悟书道,透彻笔法,得精细极致之功夫。观其遗墨,其书法用笔俊逸,结体疏朗,风格典雅。仪态安然,灵莹剔透。楷书劲健安然,行草书之修养亦风采纵逸,倜傥风流。他兼工各体,总体面貌,挚采百家之长,抒自己之性,恭踵欧赵之途,赵之圆润端雅与清淑,在其笔下纷呈,欧之劲健峻拔与险绝,在其池墨劲呼。其楷行二体深盈端庄秀丽之美,爽朗淑和之姝。一派馆阁之典型,荡漾着儒雅的心腹。其草书不激不厉,不烈不浮。合规守矩,婆娑曼舞。笔态妍美,疏朗幽幽,既膺羲之流便、婉约之韵,又入潇洒飘逸之庐。与刘墉翁方纲铁保并称清中期四大书法家族。

嘉庆九年上谕称:朕兄成亲王自幼专精书法,深得古人用笔之意。博涉诸家,兼工各体,数十年临池无间,近日朝臣文字之工书者,罕出其右。。清礼亲王《啸亭杂录》曰:“永兴名重一时,士大夫得片纸只字,爱若珍宝,论者谓国朝王澍之下一人而已”。

《清史稿·永瑆传》载:永瑆幼工书,高宗爱之,每幸其府第。(嘉庆帝)命书《裕陵圣德神功碑》,并令自择书迹刻为《诒晋斋帖》,以手诏为序,刻成,颁赏臣公”。

  杨翰《息柯杂著》谓:王得窥内府所藏,而自藏又甚富,故书法大备如是,大抵皆从帖中问津,未深究古碑耳。《息柯杂著》又谓:诒晋斋书,素未究心,但知其从赵承旨上溯欧阳率更,虽偶涉诸家,终不离两家宗旨。集卷随手杂临,竟有脱尽町畦,不似本家笔意者。篆、隶亦有法度,盖书非一时,临非一家,不甚经意,而精神所寄,一一浑足,此无意胜于有意也“。

(清)礼亲王昭梿《啸亭杂录》谈及其用笔时,谓:永瑆幼时握笔,即波磔成文,少年工赵文敏,又尝见康熙内监。言其师少时犹及见董文敏用笔。惟以前三指握管,悬腕书之,故王广推其语,作拨灯法。。又说:永瑆名重一时,士大夫得片纸只字,重若珍宝。论者谓国朝自王若霖(澍)下,一人而已。

永瑆书法出众,诗文蜚声。笔下丹青,造诣深厚,画亦有盛名。梅兰竹菊,灿然生动。清之麟魁《诒晋斋续集》之跋曰:“其学问之渊雅,风度之高迈,置于士大夫中,亦当居第一流。”董浩曰:“成邸书陶冶百家,包含众有,殆合锺王虞欧赵董为一手,我用我法,不主故常,而实无非古人妙处。所谓具十二种意外巧妙也。”。英和说他:“诒晋斋种种书法,霑被书林,盖以天纵之才,蒹笔冢墨池之功,故能为翰墨中金科玉律,石刻之富古未有也。”铁保评他曰:“主人书胎息率更,而出以松雪流韵,虽造极宜,近之学者,但能仿其规模,而不能溯其生平,得力处失之愈远,保学其书三十年,亦未能窥其堂奥也。”。

贬之者亦有之,曰:“条件完善,令其视野开阔,然所见愈多,束缚愈多,名帖面前亦步亦趋,不越墙垛,故而微显拘谨,之病,刻板之讹。虽有己出,笔无胆魄。”。

成亲王热爱书法,善于收藏。著有《诒晋斋诗文集》及《续集》、《随笔》、《仓龙集》等。《清史稿》卷二百二十一有其传。永瑆作为皇族,其书法的成就也得益于眼界宽、收藏广。他之藏书,益为珍贵。因家藏有陆机真迹《平复帖》,遂名其藏书处为诒晋斋,另有看云阁听雨屋,所藏多宋元旧刻秘籍,宋元代的书画,为一时之冠。藏书以经、史、子、集编次为目。曾题诗曰:锦轴牙签富自夸,深居也说积书家。空巢未肯从东野,拈买犹须叹浣花。藏书印有皇十一子诒晋斋印记皇子永瑆之印成亲王校理秘文皇十一子永瑆鉴赏古书真迹珍藏之印诒晋斋印皇十一子等。刊刻有《诒晋斋法书》。著有《诒晋斋诗文集》、《诒晋斋随笔》、《仓龙集》、《听雨屋集》等。

永瑆传世的书迹甚多,集中收入其个人丛帖。《诒晋斋书》,共五卷。嘉庆九年(1804 )奉圣旨摹勒,长沙陈伯玉、元和袁治刻。此帖专刻永瑆一人之书。首卷为御制文四种。后四卷以临古为主,共十九种。此刻因摹勒出自名手,永瑆亦摹古功深,故颇为可观。

《寿石斋藏帖》,四卷。嘉庆十年(1805 昆山孙铨撰集,陈景川刻。孙氏曾汇刻清代七十四家书,亦名《寿石斋藏帖》,本文所指藏帖则专刻其所藏永瑆一人之书,共六十余则。

《诒晋斋巾箱帖》,十六卷,嘉庆十二年(1807 )金匮钱泳摹勒四卷,名巾箱帖;嘉庆十六年( 1811 )增刻四卷,名集锦帖;嘉庆十七年(1812 )续增刻藏帖藏真帖各四卷,后三种皆元和袁治摹勒。以其均为小册,故统谓巾箱帖,皆永瑆书。除集锦帖十四种临古、自书各半外,其它皆以临古为主。

《诒晋斋巾箱续帖》,四卷,嘉庆十三年(1808 ),共刻永瑆书十七种,临古与自书各半。平江贝墉摹勒。

《话雨楼法帖》,八卷,嘉庆二十三年(1818 华阳卓秉怡撰集,金陵周玉堂等摹勒。此帖八十一种,皆永瑆书,临古、自书各半。此刻出自双钩,故精美在诸刻之上。

《快霁楼法帖》,四卷,嘉庆二十三年(1818 )华阳卓秉怡摹勒,皆永瑆书,共十八种,卷帙虽少,精美不让前帖。

《诒晋斋法书》,十六卷,嘉庆二十四年(1819 )金匮钱泳摹勒,共刻永瑆书六十二种。临古与自书各半。永瑆以书名于时,钱泳又工于摹勒,故此帖刻成后,海内风行,翻版者众。

 

另《抢冲斋石刻》,嘉庆二十五年(1820 ),共十二卷,以赵孟頫、董其昌二家墨迹为主,后二卷为成亲王永瑆所书。《雍睦堂法书帖》中也有成亲王法书册。

中国书法鉴赏大辞典》中收入成亲王永瑆的楷书作品《临欧阳询楷书轴》,十二行共二百四十六字,今藏天津市艺术博物馆,刊于《文物 ·书法丛刊》。评者谓其虽是临欧阳询,实貌合神离,因掺入了赵孟頫的娟秀与俊逸,更显得温文尔雅,循规蹈矩。其《楷书立轴》,四行共七十五字,刊于日本《明清书道图说》。评者谓此书堪为成亲王的楷书代表作,尤能得欧阳询法,笔力遒劲瘦硬,出规入矩,洒落超然,笔墨蕴籍笔致流丽,书体典雅,古韵浓郁,又有新意,功力深刻。

《中国书法今鉴·碑帖印谱》中收入了成亲王小楷《群仙赋》, 1971台湾文化图书公司出版。《成亲王临化度寺碑墨迹》,1916年刻。收入《中国书法鉴赏大辞典》的永瑆行书作品有《题画菊扇面诗轴》,为七言律诗,五行共五十九字,刊于日本《中国书道全集》。评者谓其:清疏灵秀,章法上体现了行楷间出的节奏。其中的楷法笔画瘦硬挺峭,行距疏朗,终不离欧阳询和赵孟頫的影响。《秋日坐雨得友人书诗轴》,为五言诗一首,五行共六十二字,刊于日本《中国书道全集》。评者谓此书章法仍体现着行楷相间的风格,出现二、三个正楷字后,接着三、五个行书字,加之墨色的协调,行款的齐整、疏朗,给人以灵秀、温润的美感。《中国书法鉴赏大辞典》还收入了其行书《赠张良臣诗轴》,为七言绝句一首,四行共二十八字,辽宁省博物馆收藏,刊于日本《中国书道全集》。

另外,1971年台湾文化图书公司出版了《成亲王书归去来辞》,1986年巴蜀书社出版了《成亲王书竹枝词》。《近代碑帖大观》还收入了《成亲王书多心经》,《楹联墨迹大观》收入了成亲王的《楷书七言联》青李来禽书旨邃,荔枝卢橘赋才多

  清成亲王永瑆书法残册,纸本,折经装,纵34、横17厘米,封面为上饰缠枝花卉的墨绿色重锦,册内原天青色绢裱,现已脱落。册内尚存永瑆墨迹19页,每页纵25、横10厘米,虽水渍斑斑,损坏严重,但是研究清代及永瑆书法艺术的珍贵资料,是不可多得的古本。  

此册用旧制高丽笺书写,从字体和墨色看,书非一时,也非一地。从书体上分,有草书、楷书、行书三种。从内容上看,可分《草书张三丰语》、《行楷江南游记诗》、《临虞世南书帖》三部分,故琳琅满目,丰富多彩。《草书张三丰语》共四页,语字连款共49字,书体如风雨骤起,逸兴遄飞,一气呵成,酣畅淋漓,充分反映了永瑆的高超书艺,不愧为名家手笔。

此外,册内还有《临虞世南书帖》六页,其中楷书、行书、草书皆有,字体有大有小,风格不一。所临分别为虞世南的《大运帖》、《去月帖》、《贤兄帖》、《郑长官帖》、《疲朽帖》,临本忠实于原帖,一笔一划,颇具功力,可见永瑆对古人书法临池不辍,用功之勤。虞世南是永瑆十分崇拜的唐代书法家,其书法外柔内刚,圆融遒丽,对永瑆影响很大。这六页都是永瑆临虞世南书帖的书作,落款为成亲王,钤皇十一子朱文方印。从上述落款和钤印来看,凡落成亲王款者,则钤皇十一子印。反之,凡题皇十一子款者,则钤成亲王印。册内未见永瑆另一重要方印诒晋斋印,推测此册乃永瑆被封为成亲王后之作品,是时,诒晋斋印尚未使用。史载永瑆于乾隆五十四年受封为成亲王,至嘉庆年间才奉诏刻《诒晋斋帖》。因此,此册为乾隆五十四年之后的书作,此时永瑆已过中年,步入老年阶段,故书风圆润流畅,气宇轩昂,是其艺术成熟时期的作品。

其《行楷江南游记诗》九页,录诗八首(23)。其诗为《丹徒会吉渭厓先生即以赠别》、《嘉兴道上》、《嘉兴赠别钱蘀石先生》、《泛湖泊南岸舍舟游雷峰》、《天竺寺》、《理安寺》、《尖山观潮》、《春夜窗月》等,其中《嘉兴赠别钱蘀石先生》后二句缺失。据考这二人都是当朝进士、高阶臣卿。和永瑆相友善,平日评书论画,诗文唱和,交往甚密。册内诗文清新,格调高雅,感情真挚,应是永瑆游历江南时的诗作,其大部分景物都和浙江有关,应是游历浙江时的作品。作品用行楷书之,意态精密,字字珠玑,如清风徐来,娓娓生姿,反映出永瑆书法艺术的深厚功力。在《尖山观潮》诗后题成亲王款,钤皇十一子朱文篆书方印。

 永瑆不但是一位卓有成就的书法家,也是一位诗人和画家,昭链《啸亭杂录》称其诗文精洁,书法遒劲,为海内所共推。

 

(二八)  

 

铁保(1752-1824),乃满族人氏,八旗子弟,出身吉林,正黄族裔,武将世家之胤嗣。父亲诚泰曾任甘肃镇海营参将、陕西郭木协副总兵、直隶泰宁镇总业等职。然他素不喜弯弓驭马,而酷爱笔砚书籍。少年时代禀父,立志学文,以登科举之一席。铁保10岁开始延师读书,16岁入国子监继续求学。果然,他19中了举人,21岁,即乾隆三十七年考中进士,授吏部主事。由于性格耿直,得到管理吏部的武英殿大学士阿桂的欣赏和荐举,铁保升为郎中、户部及吏部员外郎翰林院侍讲学士、侍读学士内阁学士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乾隆帝召见,次年升礼部侍郎,主持京师会试、山东、顺天乡试。他字冶亭,一字铁青,号梅庵。

他历经近五十年宦海沉浮,有坎坷的经历。最高时官居一品,退休时仅为三品衔。《清史稿·铁保传》中称:“铁保居官为人慷慨论事,”高宗(指乾隆皇帝)谓:“其有大臣风;及居外任,自欲有所表现,倨傲,意为爱憎。他做事敢做敢当,率意天真,每每替部下承担责任。”

铁保一生,经历充实又颇带蹇屈。他曾出任过镶红旗蒙古副都统、吏部尚书山东巡抚、两江总督等要职,为官克尽职守,屡有政绩。他履职忠贞赤胆,为人磊落耿直。嘉庆年间,因故两度遭到革职,分别被遣戍新疆和吉林。谪居五年忍怒压冤,潜心修炼,结交名士。在经历波折的人生遭逢中,铁保总是表现出异常旷达的心胸,给人一种进退安然、荣辱不惊的个性展示。

从清代初期开始,满族人便表现出相当突出的文学创造力,涌现出大量取得成就的诗人和作家。到了乾嘉时期,这种民族文学的创作锋芒之势仍很强劲。铁保作为当时一位有着浓厚民族情感和超凡文化眼光的满族名士,以自己的才学,戮力促成了一系列弘扬民族文化的壮举。

铁保依靠丰厚的学识,博雅的文学史学修养,刻苦勤勉的著作精神,担任了重要文献的编撰。曾任《钦定八旗通志》之撰写,成书三百五十六卷,累字六百余万,此通志乃是一部完整的八旗通史,成洋洋典籍之大观。并汇集八旗制度为一体,为研究茫茫清史,民族起源,盛衰兴替,沧桑变迁,社会状况,且文化思想融入其里,是一部史料浩繁的典籍。为此,他滴沥着涓涓血汗,篇篇字字审酌仔细。贬谪期间,在吉林汇集满人诗歌,140余人入编。成册《白山诗介》,令八百余首诗歌得以存传。此二书对发掘满族文化做出了贡献。继而又编纂《康熙雅颂集》一百三十四卷,收清代诗人585家,选诗7943首归涵。他为保留满族文学遗产付出了极大的心力,为后世提供了长期为人们所称道的奉献,是其为后人留下的巨大业绩。。

煌煌满族文学汇入了中华文化之浩苑。其个人专著《惟清斋诗集》,《淮上题襟》为清臣遗世之珍篇。

   其书画之学识与技艺,在满族人士里造诣非凡。深获当朝近代之称赞。书法乃承汉民族帖学之脉,继承古代传统之妍。与永兴、方纲、石庵,誉称乾嘉时期书法四大家,逞时代之斑斓。其书由宋元起步,上溯晋唐广阔空间,他立恒心精研诸贤之碑帖,切琢百家之书翰。终生执笔不辍,日日临池,纸尽墨枯为限,直到花甲之年,仍挥毫不倦。其诗曰:“半生涂抹习难除,一任旁人笑墨猪。他日儿孙搜画箧,不留金币但留书”。

其书法作品先后辑有《惟清斋字帖》、《人帖》、《惟清斋法帖》等;他的书法创作较为丰富的时期,是他任漕运总督两江总督等职位的时期。《惟清斋法帖》等收录的作品多为这一时期所作。铁保的书法以楷书最为工,长于行草,清人马宗霍在《书林藻鉴》中称:铁公《神道碑》楷书模平原,草书法右军,旁及怀素孙过庭,临池功夫,天下莫及。其实,这仅仅说出了一部分情况。铁保楷书取法颜真卿的厚重,又转师多家,成就自己。他极善吸取晋唐名家中有益的书法营养,草书除了师法怀素等人,更加推崇和师法张旭,正因为他遍临遍学晋唐名家的法帖,才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法面貌。

铁保翰墨之观,透其胸腹学识之深邃。句句如珠,通俗真挚而浅显,书人每每称赞。他主张“作书如做人,贵在自然。不得刻意修饰,宜率意而恬淡。不娇柔不造作,任其性逞,任其兴酣。”“名书如名士,如美貌婵娟。作品须有气骨有精神,脉络一气完。丰润而深厚,妍丽而劲健。既气势高张,又含蓄内敛,气韵神采完美统一,哲意才情频现。”他批评“凡丰而无骨者,逞剑拔弩张之气者,风韵一味柔姿媚态者,绝非书家之正端。”。

辽宁博物院尤爱收藏其书。现珍藏多幅,内容多为临摹二王之书法,及题跋感言。他曾说:“兰亭序最重行间章法,余临其书与原本有异趣,不必规规相袭也。”此语正见其临摹古帖之观念,但有己意,何必笔笔不出其栏。但求古为今用,绝不屈今而就祖范。临摹之目的乃翰墨基础之继承与功力的修练。求同存异,师古而出新面。广收博采,正为其融会贯通,而成就自己奇妙之颜。但见其遗墨,骨壮筋强,雄厚浑穆,遒劲气酣。清逸趣淑,跌宕生澜。其行书语录轴,珍藏于北京故宫,人见其结字紧密,用笔粗重,精气内敛。笔画盈二王之仪态,字神显刚峻而翩翩。行距之疏朗,参香光之态,字字又有黄道周、倪元璐之弦。其草书所临羲之帖,王廙帖、王冾帖,献之帖,用笔极见精熟,流畅如水流之欢颜。情意汩汩,直若《十七帖》之嫡传。可见临池之功,超常人之不凡。

清人马宗霍《书林藻鉴》称:“铁公《神道碑》,楷书模平原,草书法右军,旁及孙过庭,怀素,临池工夫,天下莫及。”

铁保本人,是一位十分典型的北方民族诗人。他诗之创作善于刻画民族生活场面,这类作品常常写得生机勃发,语调清新。即使贬黜之际,亦未衰弱其心。篇篇精神抖擞,气概森森。如《塞上曲》其一写道:雕弓白马陇头春,小队将军出猎频。猿臂一声飞霹雳,平原争羡射雕人。其二写道:高原苜蓿饱骅骝,风起龙堆塞草秋。陌上健儿同牧马,一声齐唱《大刀头》。他又时常写出表露雄健阳刚精神风范的长幅诗作,更充分地显现出他作为少数民族诗人的浪漫狂放气质,如:

其《放歌行》“惊飙为轮云为旗,出门大笑穷攀跻。章亥有步不能测,凌虚飞蹑昆仑。昆仑西遇浮邱子,携我直上缥渺青云梯。走眼尽八荒,俯首瞰四夷。八荒四夷小如粟,向误芥子为须弥。江海等勺水,泰岱如丸泥。举头天日

近,测身云雾低。吁嗟乎!古来蛮触斗蚊睫,朝为吴越暮楚齐。六经戋戋剩糟粕,二十一史全无稽。划然发长啸,巨响訇岩溪。青天高尺五,吐气成虹霓。十洲三岛罗眼底,琼楼鸣天鸡。归来为补壮游事,茫茫春梦无端倪。”

无论胸中之怨如何,他的作品总是洋溢着刚强者生命的弦律,听不出来丝毫向厄运让步的悲戚之意。他在其《出关作》中强劲地高呼:万里岩疆事远游,玉门关外此淹留。塞山不及征夫健,才见秋风已白头。

在谪居西域的过程中,铁保还以传神的诗笔,描绘和记录了许多当地各民族的风土社情。如其《妫娜曲》当筵醉舞号妫娜,对对红妆耀金饰,低昂应节态婆娑,翩若惊鸿曳双翼。其诗传递出维吾尔民间舞蹈的美妙情韵;“三百六十日如驶,以月占岁岁云始。闺中礼拜心最诚,拜罢升斋啜甘旨。。再现了穆斯林群众欢渡回历新年的特有礼俗。诗人以满族文人常有的文化包容性格,对新疆民族绚丽多彩的传统文化事相,表示了欢喜之情。

其諦诗悟道,别持与他人不同的新境界,意与诗魁词宿一争高低。时下沈德潜的格调论,翁方纲的肌理论,袁枚的性灵论,蒸蒸兴起,而他不轻信盲从,指出“千古大家林立,欲求一二语翻陈出新,则唯有天地自然之运。随时随地语语纪实,此造化之奇变,滋文章之波澜,话不雷同,愈真愈妙。我不袭古人之貌,古人亦不能囿我之灵。言诗于今日,别无良法矣”。

他又高呼道:“余曾说,诗贵气体浑厚。气体不厚,虽极力雕琢,于诗无当也”。又谓:“诗贵说实话。古来诗人不下数百家,诗不下数万首,以作虚语敷衍,必落前人窠臼,欲不雷同,直道其实而已。盖天地变化之不测,随时随境出新意。所遇之境界不同,则所陈之理趣各异。果然能直抒所见,则以造化之布置,为吾诗之波澜,时不同,境不同,虽有千万古人,不能笼罩我矣。”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